<tbody id="9tve9"><pre id="9tve9"></pre></tbody>
  • <button id="9tve9"></button>
    <button id="9tve9"><acronym id="9tve9"></acronym></button>
  • <button id="9tve9"></button><th id="9tve9"></th>
    1.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工程項目 > 西部高鐵建設提速 成渝西昆貴“鉆石經濟圈”浮出水面

      西部高鐵建設提速 成渝西昆貴“鉆石經濟圈”浮出水面
      發布時間:2017-01-20 08:09:09   來源:騰訊   作者:蔣仲杰

      截至1月17日,西部經濟最活躍五省市:四川、重慶、陜西、云南和貴州陸續召開了2017年地方兩會。
              無憂工程機械網1月20日訊:截至1月17日,西部經濟最活躍五省市:四川、重慶、陜西、云南和貴州陸續召開了2017年地方兩會。
       
        從西部五省市2017年GDP計劃增速目標觀察,重慶市和貴州省提出了10%的目標,同時在全國18個公布了2017年GDP增速目標的省市中,亦是僅有的保持“兩位數”增長的地區。
       
        而根據對上述省市的《政府工作報告》梳理,記者發現,高鐵建設、扶貧是西部省市在2017年乃至整個“十三五”期間的共同目標任務。
       
        推動高鐵建設
       
        記者注意到,隨著高鐵建設進度的加快,目前西部地區將進一步加強在基建、經濟、扶貧方面的合作。
       
        根據四川、重慶、貴州、云南和陜西的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上述五省市在2017年將有西安至成都客運專線、貴陽至重慶高速鐵路建成運營,同時還有西安至重慶高鐵、貴陽至成都高鐵、渝昆高鐵、渝西、渝湘高鐵等開工或進入前期工作,滬昆客專、鄭萬高鐵等已建成鐵路線將在2017年獲得運力提升。
       
        同時,西部省市還計劃通過高鐵的互聯互通,推動扶貧工作的進步。記者從四川省兩會上獲悉,目前有58名四川省政協委員聯名提議,修建成都至陜西省安康的成安高鐵。
       
        “目前已有或在建的出川通道包括寶成、成昆、成都至萬州、至格爾木、西寧等七條鐵路,唯有四川東北向缺乏鐵路規劃。”四川省政協副秘書長何順洪對記者稱,“而這一地區恰好我國貧困人口最集中的秦巴山區,如果修建成安高鐵,將極大地改善當地交通條件、破解發展瓶頸,并推動川陜革命老區和秦巴山區脫貧攻堅”。
       
        而四川省政協委員曹華則建議修建漢(漢中)巴(巴中)南(南充)高速鐵路,曹華稱,漢巴南高速鐵路縱貫川陜蘇區,途經漢中、巴中、南充等三市七縣區,將打通西安-漢中-巴中-南充-成都(重慶)的鐵路大通道,徹底改變沿線城市的區位劣勢,對秦巴山區、川陜革命老區2020年同步實現全面小康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隨著交通等基礎設施建設尤其高鐵的推進,新的經濟圈也浮出水面。
       
        四川省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中還表示,將深化四川和重慶的合作,并將加快建設川渝滇黔結合部區域經濟中心和川渝陜甘結合部區域經濟中心。
       
        2015年,成都曾提出“成渝西昆”構想,是指效仿中部地區模式,促成成都、重慶、西安和昆明打破行政區劃的阻隔,編制區域發展規劃,加強重大基礎設施的布局,更加緊密互聯互通。
       
        而根據目前區域的發展狀況,四川省及成都市學者則進一步提出建議,將貴陽市納入其中。成都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也多次提及,推動成渝西昆貴“鉆石經濟圈”協同發展。
       
        成都社科聯主席楊繼瑞認為,“成渝西昆貴5市同處西部,這5個城市經濟總量大、產業集中度較高、帶動能力強,形成合力后,對西部經濟可持續發展和帶動增長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
       
        貴州扶貧難度最大
       
        與以往的《政府工作報告》比較,可以發現,西部各地方政府在目前的經濟發展中,存在著老問題,亦面臨新情況。
       
        如貴州省和重慶市在2017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都提到了新興產業的發展問題,突出表現為新興產業支撐不足,對經濟增長貢獻還比較小。
       
        “融資難融資貴”則是貴州省、四川省和云南省多年來共同面臨的問題,主要問題是部分銀行貸款結構不合理,信貸資金投向實體經濟傳導不暢,實體經濟融資成本偏高。
       
        同時,四川省則是近年來首次將“部分城市冬季霧霾和城區交通擁堵”寫入有待政府解決的問題之列,而重慶市的《政府工作報告》,則首次提到了“非金融企業債務負擔較重”這一問題。
       
        同時,將上述五省市的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相比較,貴州用了較多篇幅來闡述本年度的扶貧方式,其中包括突出抓好產業扶貧、大力提升脫貧攻堅投資基金和財政扶貧資金統籌能力、深化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對口幫扶等。
       
        貴州省扶貧辦主任葉韜稱,受區域整體貧困與民族地區發展滯后并存、經濟建設落后與生態環境脆弱并存、人口素質偏低與公共服務滯后并存“三重矛盾”的制約,貴州一直是全國扶貧開發任務最重、難度最大的省份。
       
      編校:yixl

      上一篇:“十三五”末江蘇高鐵將超2000公里
      下一篇:湖北2017年公路水路計劃完成投資805億元

      相關文章

      信息交流

      咨詢欄目:工程機械網
      您的姓名: 校驗碼:
      您的單位: 您的職務:
      您的電話: 傳真:
      郵政編碼: 通訊地址:
      E-mail:    
      請您簡短留言
       
       
      自由兑现棋牌